外卖配送系统

外卖3·15:外卖骑手逃出系统更难了

时间:2022-02-04 03:07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外卖行业一直问题频发,每年315期间都有食品安全问题被曝出,今年315,我们把目光从外卖聚焦到送外卖的人,重新看外卖骑手的系统之困。 半年前,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网络刷屏,半年中外卖骑手仍然陆续被曝出面临的不同问题。中关村在线统计,除了外卖骑手与算...

  外卖行业一直问题频发,每年3·15期间都有食品安全问题被曝出,今年3·15,我们把目光从“外卖”聚焦到“送外卖的人”,重新看外卖骑手的“系统之困”。

  半年前,外卖骑手“困在系统里”网络刷屏,半年中外卖骑手仍然陆续被曝出面临的不同问题。中关村在线统计,除了外卖骑手与算法的生死时速,这半年陆续有外卖小哥猝死、讨薪、集体罢工、骑手与门卫发生冲突、春节补贴套路等事件发生。

  “十四五”规划《纲要草案》提出“探索建立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权益保障机制”,近日又有代表建议强制平台为外卖小哥买意外险,相关话题再次被推送到大众视野当中。外卖骑手的“系统之困”已经不仅仅是骑手与配送算法的矛盾,而是骑手与平台的关系问题。

  外卖工作看起来灵活自由的属性是骑手选择这份工作的原因之一,但全月无休、超时工作才是真相。有关机构数据显示,84%的外卖员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,北京市外卖员平均工作11.4小时,超出了每天最多工作11小时的国家标准。

  超时劳动是平台所承诺的高薪的门槛。外卖骑手要想维持高收入,就必须要延长工作时间,绝大多数外卖员每月送单量都在700单以上。有骑手自述,每天送五六十单,一月可以拿到6000多工资,按照一单最快12分钟送达来计算,几乎可以说是“007”工作制。

  超时劳动导致了普遍的职业病风险,据统计,oled版和各版本switch硬件详细参数对比,胃病、颈椎病、关节病影响着近50%的外卖骑手,而骑手猝死的事例也屡上新闻。中关村在线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得知,2018年和2019年有5起外卖骑手猝死的诉讼案件,从2020年截止到今天,这一数字上升到了20。

  这两年,外卖平台取得了惊人的发展,订单量暴增,盈利大涨,这与众多外卖骑手的工作不无关系。

  外卖骑手给平台创造了价值,平台对骑手的接纳态度却十分微妙。外卖骑手分为专送骑手和众包骑手,某平台站点的负责人介绍,他所在平台专送骑手和众包骑手的占比基本上在6:4,数量接近。

  专送骑手先与第三方代理平台签订“工作关系”,代理平台再与外卖平台合作向外卖平台提供劳动力。而其中签订的这个“工作关系”就是一个模糊的存在,只有少数骑手签订了正规的劳动合同,更多的签订的则是劳务合同,甚至只是一纸合约。

  众包骑手属于兼职,只要下载APP简单注册就可以参与接单。这些通过APP注册、数量占比近一半的众包骑手,在成为骑手时,只是勾选了一个类似“阅读详情”的条款。

  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,外卖骑手不属于平台。虽然骑手给平台提供服务,但专送骑手与平台之间只有用工关系而无劳动关系。根据过往的相关案件判决,平台与众包骑手之间并不存在雇佣关系,平台只是提供了信息服务。所以如果骑手发生事件,比如撞人、工伤等,平台几乎可以撇清责任。

  虽然平台与外卖骑手的关系模糊,但平台对外卖骑手罚款现象十分普遍。据了解,针对外卖骑手的罚款条款包括:请假超过规定休息日、暴雨天不出勤、客户投诉、COE海淘转运扬帆领航!差评过多、突袭检查中不穿制服或不带帽子等。

  央视财经的一则报道中,一名外卖骑手提到,送餐迟到四五分钟以内,罚款大约1元;十分钟以上,罚款是2到3元;被给差评罚款是50到100元;被投诉则罚款100到200元。

  在社会学会社组织的一次论坛中,北京义联社会工作事务所长期参与相关研究的工作人员“小法师”提到:外卖骑手罚款现象太普遍了,对众包外卖员来说,可能一单超时就扣几块钱,但是对专送外卖员来讲,一单超时可能就要扣他一天两天或者是几天的工资,罚得很厉害,而且毫无理由。

  众包外卖员被罚款会直接在注册账号中扣除,虽然罚款较轻,但某众包APP显示,双方签订的条款中,对骑手的奖惩规则十分详细,包含了二十二个大项,每个大项又有若干子项,而对平台的规则只有一项。

  专送骑手被罚严重,则是由于平台要先罚站点、代理商,代理商再罚骑手,最终承担的只能是骑手,比如有工作6个月被罚4540块的案例,近乎于一个月白干。

  骑手被罚也有众多客观原因,比如商家出餐慢、路线规划不合理、消费者电话打不通、送餐地址不好找等等。严苛的规则,不得不让骑手铤而走险或者做出过激行为。此前有媒体报道,外卖骑手与小区保安产生争执,结果发生骑手被保安失手打死的惨剧。

  目前,我国有700万人成为外卖骑手,灵活就业人数2亿多。外卖骑手和平台的关系普遍被重视,其本身代表着社会对零工经济、平台经济等互联网催生的新业态劳动关系的探索。

  以外卖平台为代表的新业态吸纳了大量的社会劳动力,起到了就业“蓄水池”和“缓冲器”的作用,与市场中标准化的就业互补。另一方面,新兴行业存在问题较多,大量灵活就业者游离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。

  今年,外卖骑手、快递小哥、网约车司机等劳动群体成为两会热议话题,政府工作报告和规划纲要草案均对相关问题作出回应:支持和规范发展新就业形态,加快推进职业伤害保障试点,继续对灵活就业人员给予社保补贴,推动放开在就业地参加社会保险的户籍限制等等。

  可以看到,解决外卖骑手的系统之困,需要外卖平台、社会各界、包括每一个骑手乃至每一个点外卖的我们共同努力。

快跑者是成都零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开发的一套配送/调度/代办类软件系统,抢单 派单模式,专注解决同城配送,最后一公里配送管理问题。开放API接收各电商外卖平台订单。配送员APP 发单商户APP 调度管理客户端。